??  首页  新闻中心  企业新闻  

企业新闻??媒体聚焦??

8.55米阵地上的冲锋

对于22岁的杨理想来说,今年二月份将会是他职工生涯永难忘怀的一个节点。这个2019年12月份才来报到的安徽小伙,虽然还只是个实习生,但这并不妨碍他和装置的同事们一起,用热血和汗水去赢得大家的点赞和尊重。

因为疫情导致交通管制,负责丙烯腈一期SAR装置炉灰清理的43名外包单位人员,最初只来了5人,后来陆陆续续增至26人,给装置的正常运行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。关键时刻,两套SAR装置的所有人员果断集结,成立了突击队,勇敢挑起了清炉灰的重担。14天的时间里,他们先后经历了筋疲力尽、相继受伤、琢磨技巧、相互鼓舞、咬牙坚持等阶段,最终赢下了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。

2020030401.jpg

 

“我们好几个人一起,推着8米多长的清灰枪,一次又一次地推向炉壁,往复循环,我们都调侃自己像是摇摆人,但班长告诉我们,我们不是在摇摆,而是在冲锋!”1.82米的杨理想抿了抿嘴唇,眼神若有所思。

1 

清炉灰的平台,长8.55米,宽4.5米。清灰口处,密密麻麻布满了1024个清灰孔,两个锅炉加起来则是2048个。刚接到任务时,小伙子们并没有意识到清炉灰工作的艰巨,好奇地围着清灰枪问这问那。但使出吃奶劲清了几个孔后,个个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。

“我们一直都认为这活很轻松,没想到要费这么大的力气,真的太难了。遇到难缠的孔,清一个要花上十几分钟,想哭的心都有。”突击二队队长,同样22岁的王雪宇回忆道,风轻云淡的笑声里藏着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。

困难有,但活还得干。如果炉灰清理不及时,会直接引发装置焚烧净化系统的压差变大,设备承受压力水涨船高,就容易发生故障,装置生产负荷也会被迫降低。眼睁睁等着外包单位的人解除交通管制肯定行不通,那怎么办?

王克荣和宋国君两位事业部总经理碰头一合计,很快拍板决定——外包单位人不够,我们自己上!2月9日,两个事业部各成立了一个清炉灰突击队,专门负责清灰,每个突击队4人,自愿报名,部门遴选,要求责任心强,能吃苦,性格坚韧,同时力气还得大。不到一个小时,招募完毕。两个突击队,平均年龄26.3岁,其中23岁(含)以下的5人。

“去年八月份,仪表中心全员上阵增援建设单位抢进度,承担一部分尾项施工的急活,顺利保障了丙烯腈二期按计划开车,当时的报道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如今我们遇到挑战,当然也不能认怂,必须顶上去。”SAR装置主任工程师李晓波说。

 20200304002.jpg

这次清炉灰,除了突击队外,装置所有班组的人全部参与进来——大休班组一分为二,轮流配合当班班组;刚下夜班的班组,看到大家干的起劲,也分批留下来帮忙。十几个人聚在一起,大家战胜困难的信心陡然增加了不少。

突击队专门负责夜班的清灰,从晚上6点多开始上平台,干到10点半,休息一个小时后,继续冲锋一直到凌晨5点。刚开始时候,因为落下的工作量较大,清灰工作“歇人不歇枪”,24小时连轴转。一个班干下来,大家浑身酸疼,腿走路都感觉是飘的。

王总和宋总心疼这些小伙子,每天都会抽出空去现场给大家鼓劲,顺便给大家带点饼干和火腿肠补补能量。装置主任晚上索性就睡在办公室,陪着大家一起战斗。夜色降临,和工程师一起去支援,给大家一点惊喜和力量。

2 

清炉灰看起来是个毫无技术含量的体力活,其实里面大有文章。因为缺乏经验,小伙子们不会用巧劲,只知道使蛮力,冲锋几次后便是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更糟糕的是,好几个队员因为发力太狠,还受了伤。

郭智刚是第一个。他在推清灰枪时冲得太猛,手腕被枪的回弹力给别伤,肿得像馒头一样,吃饭时手一直在抖。刚过两天,陈佳的脚因为在蹬地时踩在别人脚上,崴了!痛得他额头直冒汗,但还是不听劝,继续咬牙坚持着。

英振民是突击队的成员之一,他最能理解受伤的兄弟们为何不愿退出战场:“事业部的同事们都看着呢,大家都对我们充满期待,这个关键时刻你退下来,就算大家不说什么,那你以后也很难抬起头,腰杆就不直了。”其实大家并没有这么想,只是小伙子们的自尊心太强,潜意识里生怕被“看扁”罢了。

20200304003 .jpg

 

外包单位的清灰队长许善喜,经过这两周的共同战斗,对SAR装置的小伙子们开始刮目相看。

“我们刚开始都一致认为他们坚持不了三天。现在这些95后的孩子,从小到大都被宠着惯着,哪里干过这么苦的活。但他们还真的挺有种,硬生生给扛了下来。他们和我的儿子差不多大,看到他们累得瘫倒在平台上,连夜宵都不想吃,我心底真的还有些心疼。”

平时少言寡语的李晓波,这两周性格大变,有空就去清灰现场担任宣传员,使出十八班武艺,想方设法给大家鼓劲加油。描述装置前景的美好,讲讲最近事业部产品销售的火爆,聊聊国内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好,分享下自己当初的成长史,清灰队的小伙们听得很入迷,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一天。

经过一个星期的连续突击,SAR装置的工况大为好转,工艺气体总量由65000m3/h提升至72000m3/h,极大地改善了装置运行质量,装置处理能力得到了迅猛的提升。

20200304004 .jpg

 

“清灰这个活主要是靠耐力,我们都算是靠蛮力,所以干一两个小时后,力气基本就折腾得差不多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只有靠信念和精神上的战力来继续扛下去。部门的各级领导都来支持我们,鼓励我们,甚至还亲自上手帮忙,偶尔也会在微信群里发发红包调节下气氛,最终还是熬过来了。真的不容易。但通过这件事,我们也收获了很多,特别是在意志力的磨练上,受益匪浅。”突击队员刘瑞东说,他是突击队里年龄最大的队员,今年34岁,也是唯一的一名80后。

3 

2月21日晚上,清炉灰突击战胜利结束的前一天。一丙SAR装置班长陈佳做了个梦,梦的场景是2015年底SAR装置刚刚开车成功的时候,自己和班组的同事们在清炉灰。当时因为没有力工帮忙,装置的炉灰只能靠自己人清理,陈佳那时候还是个刚入职不久的普通外操,李晓波是他的班长,班组当时只有五六个人。

陈佳清晰地记得,那年冬天特别的冷,装置开车费了很多周折,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,最终投料成功。同事们特别兴奋,接到清炉灰的“额外”任务后,没有一个人退缩和畏难,勇敢地冲了上去。

“现在想起来都很感动,当时开车已经让我们疲惫不堪,但清炉灰时没有一个人偷懒,像打了鸡血一样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,一直干了一个多月。我们当时干完活,大家伸出手掌,清一色都是被磨破的茧子。”陈佳如今刚过而立之年,从突击队那帮小鲜肉身上,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几年前的影子。

吃这么多苦,受这么多累,你们究竟埋不埋怨?后不后悔?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了突击队的队员们。

突击一队队长杭金石没有正面回答我,沉思了一会后,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地看着前方的夜:“先苦后甜,先苦后甜,没有苦,哪里来的甜?几年前,陈班长和李主任他们那一拨能吃苦的,现在都受到了公司的重用,新来的同事都能从中看到希望和未来。别的装置也一样,能吃苦肯上进的人,公司都不会亏待。”

20200304005 .jpg

 

年纪最小的王振科,掏出手机打开他们清灰突击队的微信群,不断向前翻,找到了李晓波在群里发的一段话递给我,算是对我提问的回答:如果你不握紧拳头,你就不知道你力量到底有多大;如果你不咬紧牙关,你就不知道你的坚持到底有多狠;如果你不拼到最后,你就不知道你的内心到底多强大。无论在哪里工作,最强悍的竞争力只有一个字:拼。只有当你足够努力,你才会足够幸运,这世界不会辜负每一份努力和坚持。

我的心底一阵欢喜——为这帮年轻的同事,也为公司未来的前景。看着他们收拾好装备走向灯火通明的装置,开始下一次的冲锋,步履坚定,谈笑风生,我默默目送了许久。路过的李洪源和我打招呼,问我在想什么,我向他点点头,没有吭声。

我当时脑海里其实正在回放清灰突击队员们工作时的场景,他们团结一致,推着或拉着清灰枪,倾着身子,脚蹬地,憋红着脸,满头大汗,脖子青筋暴起,喊着口号一起向炉壁冲锋——我在想,这不就是我们斯尔邦人向一流企业目标冲锋和挺进的缩影么?

 


百度色情伦理电影网站,无线国产资源第1页,中文字幕乱码在线电影,加勒比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